安烔

遇魂【陆花】

来自群活动的小短文~

谢谢大家的欣赏谢谢!

感谢大家看到最后【鞠躬】


这里太静了,在太静的时候,人就很容易遇见怪事。

本来,这只是一片山野间随处可见的桃花林。这里也许和很多桃林很像,但是陆小凤确信,自己从未来过这片桃花林。这里,离江南某个一年四季都鲜花满楼的地方十万八千里,他却偏偏在这里,遇见了某个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花满楼。

至于为什么陆小凤会出现在这样一片深山中的桃花林里,很简单,能让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去四处奔波而不是躺在床上享受美酒,只可能是打赌打输了。而能让陆小凤在赌局上输掉的,只有贼王司空摘星了。这次,司空摘星要他去替一个朋友送一坛亲手酿的酒到白云城城主的坟前。平日里,看在朋友的面子上,贼王是不介意跑这么一趟的。只是这时间不好,最近正是白云城主的忌日,这位朋友平日里就冷若冰霜的脸更是雪上加霜,饶是司空摘星这样逗他逗惯了的人也不敢去招惹。所以趁着打赌的势头干脆的把这差事甩到陆小凤头上。倒是陆小凤自己看得开,骑上马从江南慢慢悠悠的向白云城而去,一路把酒就当是游历山水。只是这时间是万万不敢误了,所以今日才因赶路误了酒家,歇在了这片寂静的桃花林。

“花满楼?”前面好像凭空出现的人背影一愣,闻声转身,陆小凤竟久违的感到了一丝紧张,感觉常年干燥的手心微微的出了一点汗,空着手也不知道抓什么好,挣扎几下只揪住了自己的衣角。

“兄台……认识我?”那人转了过来,一身白衣胜雪,墨发束起,只用一块玉珏固定住,手上捏着京城墨娟坊的扇子,腰间悬着花满楼的连心锁,这人,果然是花满楼。

只是他对着陆小凤的呼唤一脸茫然的睁大了眼睛,这让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点点天真的色彩。说起来,成年人的脸上有着属于孩子的天真总会给人一种违和感,但是这种神情出现在花满楼的脸上,却让人忍不住升起一点怜爱来。就像陆小凤常常说的,花满楼这一张脸,做什么表情都是好看的。

一时语塞,陆小凤还没想到怎么答话,那边的花满楼已经轻轻地笑了:“兄台真的认识我?花满楼?是我的名字嘛?”

“你,怎么在这?”这周围太安静,安静的连一向潇洒恣意的凤凰也忍不住放轻了声音,像是怕吓到对面的人:“好久不见,花满楼。”

像是怕自己不信似的,陆小凤又重重的重复了一遍花满楼的名字。对,这个人是花满楼,是他至亲至爱的朋友,和爱人,花满楼。

“我,我不知道…”轻摇着扇子的手停了,花满楼垂下手:“我只记得,我好想要找到一个人,待在他身边看着他周全……”目光微微的下垂,花满楼好像是在发呆一样的轻声呓语:“我好像原来还记得的,记得我要守的人是谁,记得他的样子,记得我为什么要跟着他。可是现在…”手指终还是失了力气,扇子落了下去,打在地上的声音在空旷的桃林中显得格外清晰。

花满楼被这声音惊醒了,才发现那边站着的人脸色苍白,平时活蹦乱跳的,现在却像是要跌倒了一样摇摇欲坠。花满楼条件反射一样的上前一步想扶住他,却又停下了。平时,我真的认识他。

被花满楼落扇的声音惊醒时,陆小凤才发现自己的衣角晕开了本不应该存在的湿意,衣服上的绒毛刺进指甲割开的伤口里带来让人清醒的痛感。花满楼,真的是花满楼。

 

一直跟在我身边是吗,恍惚中陆小凤好像又看到了一年前。这样长身玉立的才是花满楼吧。那个一身是血的人是谁?是谁都好,只要不是花满楼。

我的花满楼。

 

记忆一旦开闸就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谁。有些一年都没有轻易想起过的事情不受控制的在陆小凤脑中回放着。他二人表明心意后,陆小鸡也算是在江湖上有了落脚之地,从此,不管是在何处呆了多久,四条眉毛的凤凰都找到了他可以停下的梧桐树。这样的日子过久了陆小凤也有一点乐不思蜀,那种漂泊回来看到万籁俱静中有一豆爱人点起的灯火在等你的感觉可以暖热任何浪子的心。所以,凤凰松懈了。他忘记了自己不是普通的浪子,他在近乎赖皮的享受着花满楼的宠爱。

然后,然后呐。

然后,就这样发生了。

他已经想不起是因为什么了,或者说,一切记忆都弥漫在了漫天的血雾里。他只记得上次的信鸽,他的七童还告诉他,今年的百花酿已经可以启封了,嘱咐他莫要误了时候,早日回家。可等他回到那个充满回忆的小楼,就看到花满楼在他面前缓缓倒下。箭雨下在他身上,带起无数鲜艳的红色,染红了他亲手穿上又亲手脱下过的白衫。

七童其实很少穿这么鲜艳的颜色的。在西门吹雪和司空摘星他们这些朋友赶来的时候,陆小凤抱着怀里阖上眼睛的花满楼,脑中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七童很适合红色,太适合了。抱着花满楼放进花如令面前的棺材时,陆小凤面无表情的说了这么一句。

红色真的很衬你,你这么白这么好看,穿什么都好像画里走出来的人。看着厚重的棺材板在眼前被钉上。陆小凤竟有一种想要冲进去抱住里面人的冲动。冷吗,七童。

 

花满楼看着前面熟悉的人摇摇晃晃的走上来,摸了摸他的脸:“冷吗,七童。”

“凤凰,我要走了。”‘

“哦,说好的我陪你喝一次茶,你请我喝一次酒的。”

“下次吧。”

“好啊。一天能喝多少?我下次来同你喝个大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