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烔

求求大家看看榜单吧,哥哥们在活动期了我们要把榜单打起来啊!不能因为大家好像活动了二十年了粉丝基数打就觉得不缺你一个打榜的了好么!!!求求各位橙色公主橙色骑士们大家冲鸭!!!!!!!!

不会打榜的去看看微博教程!!!超话大家都快变成泪海了就为了这个榜!!!为了这个死也切不动的瓜!!!!!QWQ

哦可哦可,回来填坑。
包括妇联和陆花,欠的我都会一个个填回来的,请组织放心!

【包策24H】开封府日常

大宋朝开封府府尹包拯包大人突然觉得,今天的开封府格外的安静。 但是,你要是拿这个话问问开封府后府井台边上洗衣服的小玉,她绝对会一脸惊讶的问问你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今天是开封府普通的不知道怎么赘述的一天,没人击鼓的前门大开,门口值班的张龙赵虎正在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打打闹闹,排班到府里巡视的王朝挂在马汉的身上撒娇中午要吃太白居的橙皮酿蟹。后院里,展大人在桃花树下练剑,剑锋上带着旁边小白鼠不屑又惊艳的眼神舞的虎虎生风,带下一树好桃花。信步逛到后院的包大人看见了,揪住一脸委屈的小猫雷声大雨点小的训了几句败家。面对那张乖巧的脸,谁也不会狠下心训斥他的。 这桃花,好像还是公孙先生进府的时候随手插下的。连先生都没想到,这么多年之后,当年随手折下的花枝竟能变成后府里遮天蔽日的一树好花。开花时连皇上都要忍不住出宫来府里看看,美其名曰视察工作,但是大家都会心照不宣的引皇上来后府。一树桃花,一个棋盘,桌旁坐着三位看似平凡的布衣书生。黑脸的包拯经常被一身华服的庞藉气的跳脚,赵祯就摇着扇子在一旁兴高采烈的隔岸观火。大宋朝举足轻重的三位大人可能也只有在开封府小小的后府中才会放松的想三个长不大的孩子。 但是包大人身后,永远都有长身玉立的公孙策立在一旁,微笑着看三位大人笑闹。有他在,包拯永远都不会担心自己会做出什么君前失仪的举动。他的先生永远会在他得意忘形之前用他独有的的方式“温柔”的制止自己。 后府有人敲门,三长三短。包拯悄手悄脚的到后门把门拉开。门外是开封社报的小记者李雨安。她笑眯眯的塞给包大人一包整理好的三份最新一期的名伶杂志。作为一名合格的记者,李雨安总是带着笑眯眯的表情打量着周围所有人。被她的目光扫上包大人总是感觉后背凉凉的。直到上一次公孙先生在拿社报的时候带着温文尔雅一点一看不出使坏的表情问她和书店小老板张小米是什么关系的时候,包拯第一次看到小记者红着脸跑远的样子。天天挖别人的八卦,终于嘿嘿嘿,你也有把柄落在我手上了!包大人的想法永远都带着一点可爱的天真。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感觉今天有点奇怪了。包拯捏着手里的名伶。他怕被大人发现,还特意让小记者给他包好了悄悄送到后门来。但是他都蹑手蹑脚的从后门溜到中堂了,也没见那个让包大人魂牵梦绕的身影出现。 啊,先生回泸州老家了。坐在中堂摆弄着新书,包大人恨恨的想:自己当时是怎么心一软就答应了先生请假回老家?是因为先生的理由非常充分还是因为他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渴望和信任?不管因为什么,自己现在真的很想他诶! 默默地摊开信纸,包大人开始给千里之外的先生遥寄相思。 静静的,开封府的一天,平静又活力的一天。 先生,我想你啦。

【新年联文】开封奇谈之这个联文不太行(第七棒)

非常对不起大家,因为我这个联文拖了这么这么久,本来说好周末填坑的完全失约,实在是对不起对不起【土下座】

*网剧开封奇谈·包策cp群新年联文活动。要求:第一棒以甜开头,以虐结尾,第二棒以虐开头,以甜结尾。后面几棒以此循环。

本篇:1 2 3 4 5 6

番外:123

先送上前文,请大家务必在帮太太们打call之后无视我奇怪的文笔QAQ


废话不多说,排版无能预警,先送上正文




感谢破念小朋友给我的结尾

 

眼前的景象有一点模糊,熟悉的开封府像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只有院子里一树桃花占据了公孙策所有的视线。想想,这还是他进府的时候,大人从郊外折来花枝送给自己。被自己随手插在院子里,竟成就了一片惊心动魄的美。就好像当日,自己神使鬼差的答应那人进入了这曾经自己不屑一顾的官府,竟会生长出这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公孙策自诩从小饱读诗书,性子也是清清冷冷的,没想到却会被看起来嘻嘻哈哈没个正行的大人吸引,从此,情根深种,性命相托,至死不渝。

“先生先生先生先生先生~~~~~~”

眼前模糊的景象蓦的清晰起来,准确的说,一个白衣的身影在白雾之中浮现出来,带着他一贯的小太阳一样的开心语调,仿佛一瞬间击溃周围所有的迷雾和不安,让公孙策的世界蓦然清明起来。

主簿大人本来背好了手准备故作严肃的重复一下每天不知念叨多少次的“大人”,一个人形突然扎进了怀里,撞得“瘦弱”的主簿大人一个趔趄,条件反射要敲到大人头上的扇子被那个人突然环过来的双臂箍了个紧实。身材高大的开封府尹大人正致力于在主簿怀里放下自己伟岸的身躯,一边拱一边不住的念叨“先生先生先生先生QAQ”

公孙策把双臂慢慢环上那人的腰,轻轻拍着大人的后背,那人明明是一贯明快的语调,却像钝钝的刀子一般扎进公孙策的心脏,一下一下不紧不慢的拉扯着,几乎逼出主簿大人所有的软弱。

“先生是不是不要包包了。”怀里的声音显得闷闷的,声音主人还拼命的在公孙策怀里狠狠晃了几下表示不满。“不,学生怎会……怎会……”不,不对,这里不对劲……

一片柔软已然凑了上来,苦而腥的药液随着半开的唇瓣送了进来,公孙策的神情模糊了起来,一声呢喃随着微风送进了主簿大人的耳中:“阿策,醒醒吧,我已经,别无他法了。”

睁眼,熟悉的桃木床顶。公孙策知道,自己回来了。

 

“大人!!!!先生醒了!!!!”张龙跌跌撞撞的撞进大人的书房,刚刚大人从先生房里出来就一脸苍白的进了书房说要静一静,任何人都不得打扰,此时也顾不得了。正坐在桌边闭目养神的包拯猛地站了起来:“什么!”突然的起身带来一阵短暂的目眩,包拯一个不稳差点跌回凳子里。张龙忙一个箭步上去扶住,大人猛地甩开了他的手,跌跌撞撞的向公孙先生房间跑去。

 

直到握住了那双手,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微弱的回握,包拯才放下一直悬在半空的心。

“大人。”虽是没什么血色的双唇,绽开的依然是绝代风华的美,依然晃花了开封府尹的眼。慢慢枕上先生单薄下去的胸膛,认真的聆听着充满生命力的跳动,用每一个感官去确定,他的无可替代的主簿大人,他的独一无二绝代风华的阿策,真的回到自己身边了。

“大人。”把手放上胸口那个毛茸茸的脑袋,从后脑勺都能看出一股子心安和委屈来。公孙策知道这次是自己托大了。

 

“大人,大人?”胸口的脑袋好像是微笑着睡着了。本来以为是最近太过劳累,看到自己醒了一时放松才睡着了,直到看到大人唇边细细的一道红线才意识到不对:“张龙!赵虎!”一向冷静的人也忍不住惊慌失措起来。这是怎么了?

 

等大家七手八脚的把大人接回床上,拖着才刚醒的虚弱身体的先生披着衣服抓过大人的手腕:“大人怎么这么虚弱?这是,”从大人床边捡起一把精巧的匕首,上面隐隐约约带着淡淡的血迹。

心中有了猜想,原来没有留意到的细节也渐渐浮上心头,公孙策一把撕开了包拯的上衣,胸前的月牙上已经有了一道短短的疤,验尸多年的主簿大人不用尺都能判断,正是手上这把匕首留下的痕迹。

回想起梦中药液不正常的腥味,是心头血!这个蠢货为了唤醒自己,竟然自取心头血!

又惊又怒,公孙策猛地一口血喷了出来,梦中折磨着自己的刀子又回来了,这次它开了刃,一下一下深深的扎进每一根血管,带走身上所有的温度,公孙策清晰地听到了血液结冰的声音。

既然他能入了自己的梦强行把自己拉回人世,那必定是动用了游仙枕的力量。游仙枕本就是上古的神物,没有强大的力量又怎么能控制他。包拯为了救大家逆天改命,强行耗去身的神力,又如何掌控游仙枕。

怪不得他说,自己已经别无他法了。

最后一丝力量,都已经交给自己了。

他搭上一条命拖自己回来,这份情谊公孙策又怎么受得起。

包拯,用你一条命换我回来,不值啊……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们【鞠躬】 

最后安利一发同号群~欢迎各位有志之士一起来开脑洞一起产粮吃粮~有爱的开封府旗下产物陈州府【旁友,包策要伐?:689635554】恭候您的光临~

 

最后隆重请出我们的最后一棒~ @同饮六月雨 




遇魂【陆花】

来自群活动的小短文~

谢谢大家的欣赏谢谢!

感谢大家看到最后【鞠躬】


这里太静了,在太静的时候,人就很容易遇见怪事。

本来,这只是一片山野间随处可见的桃花林。这里也许和很多桃林很像,但是陆小凤确信,自己从未来过这片桃花林。这里,离江南某个一年四季都鲜花满楼的地方十万八千里,他却偏偏在这里,遇见了某个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花满楼。

至于为什么陆小凤会出现在这样一片深山中的桃花林里,很简单,能让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去四处奔波而不是躺在床上享受美酒,只可能是打赌打输了。而能让陆小凤在赌局上输掉的,只有贼王司空摘星了。这次,司空摘星要他去替一个朋友送一坛亲手酿的酒到白云城城主的坟前。平日里,看在朋友的面子上,贼王是不介意跑这么一趟的。只是这时间不好,最近正是白云城主的忌日,这位朋友平日里就冷若冰霜的脸更是雪上加霜,饶是司空摘星这样逗他逗惯了的人也不敢去招惹。所以趁着打赌的势头干脆的把这差事甩到陆小凤头上。倒是陆小凤自己看得开,骑上马从江南慢慢悠悠的向白云城而去,一路把酒就当是游历山水。只是这时间是万万不敢误了,所以今日才因赶路误了酒家,歇在了这片寂静的桃花林。

“花满楼?”前面好像凭空出现的人背影一愣,闻声转身,陆小凤竟久违的感到了一丝紧张,感觉常年干燥的手心微微的出了一点汗,空着手也不知道抓什么好,挣扎几下只揪住了自己的衣角。

“兄台……认识我?”那人转了过来,一身白衣胜雪,墨发束起,只用一块玉珏固定住,手上捏着京城墨娟坊的扇子,腰间悬着花满楼的连心锁,这人,果然是花满楼。

只是他对着陆小凤的呼唤一脸茫然的睁大了眼睛,这让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点点天真的色彩。说起来,成年人的脸上有着属于孩子的天真总会给人一种违和感,但是这种神情出现在花满楼的脸上,却让人忍不住升起一点怜爱来。就像陆小凤常常说的,花满楼这一张脸,做什么表情都是好看的。

一时语塞,陆小凤还没想到怎么答话,那边的花满楼已经轻轻地笑了:“兄台真的认识我?花满楼?是我的名字嘛?”

“你,怎么在这?”这周围太安静,安静的连一向潇洒恣意的凤凰也忍不住放轻了声音,像是怕吓到对面的人:“好久不见,花满楼。”

像是怕自己不信似的,陆小凤又重重的重复了一遍花满楼的名字。对,这个人是花满楼,是他至亲至爱的朋友,和爱人,花满楼。

“我,我不知道…”轻摇着扇子的手停了,花满楼垂下手:“我只记得,我好想要找到一个人,待在他身边看着他周全……”目光微微的下垂,花满楼好像是在发呆一样的轻声呓语:“我好像原来还记得的,记得我要守的人是谁,记得他的样子,记得我为什么要跟着他。可是现在…”手指终还是失了力气,扇子落了下去,打在地上的声音在空旷的桃林中显得格外清晰。

花满楼被这声音惊醒了,才发现那边站着的人脸色苍白,平时活蹦乱跳的,现在却像是要跌倒了一样摇摇欲坠。花满楼条件反射一样的上前一步想扶住他,却又停下了。平时,我真的认识他。

被花满楼落扇的声音惊醒时,陆小凤才发现自己的衣角晕开了本不应该存在的湿意,衣服上的绒毛刺进指甲割开的伤口里带来让人清醒的痛感。花满楼,真的是花满楼。

 

一直跟在我身边是吗,恍惚中陆小凤好像又看到了一年前。这样长身玉立的才是花满楼吧。那个一身是血的人是谁?是谁都好,只要不是花满楼。

我的花满楼。

 

记忆一旦开闸就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谁。有些一年都没有轻易想起过的事情不受控制的在陆小凤脑中回放着。他二人表明心意后,陆小鸡也算是在江湖上有了落脚之地,从此,不管是在何处呆了多久,四条眉毛的凤凰都找到了他可以停下的梧桐树。这样的日子过久了陆小凤也有一点乐不思蜀,那种漂泊回来看到万籁俱静中有一豆爱人点起的灯火在等你的感觉可以暖热任何浪子的心。所以,凤凰松懈了。他忘记了自己不是普通的浪子,他在近乎赖皮的享受着花满楼的宠爱。

然后,然后呐。

然后,就这样发生了。

他已经想不起是因为什么了,或者说,一切记忆都弥漫在了漫天的血雾里。他只记得上次的信鸽,他的七童还告诉他,今年的百花酿已经可以启封了,嘱咐他莫要误了时候,早日回家。可等他回到那个充满回忆的小楼,就看到花满楼在他面前缓缓倒下。箭雨下在他身上,带起无数鲜艳的红色,染红了他亲手穿上又亲手脱下过的白衫。

七童其实很少穿这么鲜艳的颜色的。在西门吹雪和司空摘星他们这些朋友赶来的时候,陆小凤抱着怀里阖上眼睛的花满楼,脑中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七童很适合红色,太适合了。抱着花满楼放进花如令面前的棺材时,陆小凤面无表情的说了这么一句。

红色真的很衬你,你这么白这么好看,穿什么都好像画里走出来的人。看着厚重的棺材板在眼前被钉上。陆小凤竟有一种想要冲进去抱住里面人的冲动。冷吗,七童。

 

花满楼看着前面熟悉的人摇摇晃晃的走上来,摸了摸他的脸:“冷吗,七童。”

“凤凰,我要走了。”‘

“哦,说好的我陪你喝一次茶,你请我喝一次酒的。”

“下次吧。”

“好啊。一天能喝多少?我下次来同你喝个大醉。”


二次元精选:

糖浆:

“您的英雄thor申请向敌人发射糖衣炮弹( ˉ͈̀꒳ˉ͈́ )✧”

造福列表,码了!

治愈甜品站:

【全国连锁奶茶店攻略】

夏天又到了,奶茶狂人开心得要飞起了!

这次整理了15家60杯冰饮,有各种tips以及隐藏菜单,还有雷区

好多店都有超好喝的招牌不能错过

加不同配料也会增加奶茶口感

感觉可以跟选择障碍拜拜惹!

via:@大胃爱丽丝

突然泪目

冰川大枣:

“大圣,此去欲何? ”
“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
“便一去不回!”


最能代表心情的句子。
他们赌上自己的前程在战斗。
愿国家能还他们一个公正。


望国胖队渡过此劫,望刘国梁早日回归!

同人文的真相

全,,,全中『
膝盖好痛』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这儿主要是堆放历史同人/欧美的账号,所以谨慎关注啊!我有点被吓到了QAQ】

幽咽泉流冰下难『更一』

cp:陆花 西叶有
设定:灵魂伴侣『自己身上会带有自己灵魂伴侣此生会受的最重的伤』
私设:陆小鸡受过最重的伤是小时候被父亲的仇家追杀背后被拍了一掌

新人第一次写陆花,算是加入兄弟会的投名状吧,文笔奇怪剧情渣渣私设清奇排版无能,一切ooc都是我的,不合理的地方请大家轻pia~『土下座』









司空摘星曾经在醉酒后说过一句话:别看那陆小鸡风流天下,骨子里可比谁都传统呐!听得的人好笑又好气,想接着话茬接着问下去,偷王之王已经抱着酒坛子沉沉睡去。听得的人后来在人前当做奇闻说出来,自然没有人相信,也不过又流为了江湖上一句若有若无的笑话罢了。

等这句笑话飘飘忽忽传到江南,话里的那个人正翘着脚歪在百花楼那张雕夔龙护屏矮足榻上,搂着一个酒坛喝着百花楼主人亲自酿的清光酒,旁边坐着百花楼主人花满楼。温润的白衫公子懒懒坐在桌旁的团凳上,端着一个蕉叶冻石杯,桌上放着乌银梅花自斟壶,一杯一杯自斟自饮。
“谁能相信,风流天下的陆小凤,看过无数女子,竟是为了寻找属于自己的灵魂伴侣。”又饮下一杯酒,花满楼开始调侃老友。朱唇未启就先带上了三分笑意,映着唇上潋滟的酒色,让对面阅美无数的人也不得不感叹一句,君子如玉啊。
“那你呐,你相信,这每个人呀,都有一个灵魂伴侣嘛。”愣愣的盯着眼前人,陆小凤神使鬼差的从口中滑出这么一句。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后悔。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期待花满楼的回答。
他从未看过那人脊背上是否有一个长着六指的掌印状胎记,他只知道自己的眼睛周围,没有曾经铁鞋大盗给花满楼留下的伤痕。即使伤痕已经被护犊子的花如令想尽一切办法求医问药给除了去,他也知道,这绝对是那人受过的最重的伤了。一道疤,砍去了从那以后的眼睛里的绮丽景色。
温润的公子只是摇了摇手里的纸扇,低头又饮下一杯酒。平静的眸子如深山古井,浓浓的黑色,遮住光明掩埋黑暗,留给世人的只有足以容纳一切的包容。任谁也无法窥得这寂静眸子中泄出的分毫波澜,除了一个人。
陆小凤。
一分无奈一分伤。
唯一能看懂的陆小凤读出这样的言语。
他心中一跳。无奈,心伤,爱而不得。

难道是。。。上官丹凤?那个眉眼如画却又心如蛇蝎的女子。花满楼是爱过她的吧,不然不会将从不离身的连心锁给了她。只是女子终究还是负了公子未曾示人的一片缱绻情谊,攥着他的心任意糟蹋。在看到花满楼被捆在青衣楼的那个瞬间,陆小凤第一次有了杀掉一个女人的冲动。
你怎么敢,就这样浪费那个人从不轻易交付的情意。
你怎么敢,当着我的面狠狠糟蹋我如何都得不到的东西。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白云城主这一剑,好似得自天界,并非凡品。直到现在,西门吹雪才发现自己的剑慢了一步,他的剑要刺入叶孤城胸膛时,叶孤城的剑势必早已刺穿他的咽喉。可是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又发现叶孤城的剑势有了偏差,也许不过是一两寸间的偏差,这一两寸的距离,却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

『这的对不起大家,这一段我反复思量很多次,实在实在是想不出如何精简而不失精彩的写出这一场实在太过精彩的决战,,,所以不得已摘了古龙大大的原文下来,实在是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剑破飞仙。
第一次,西门吹雪拔出剑尖却没有吹落剑上尚且温热的在滴落的血。他只是愣愣的站着,站着。看着躺着的谪仙般的人,身体一点点的冷下去。
他走上前去,抱起那人的尸体。

在一旁的陆小凤觉得自己可能此生都不会忘记这个画面。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绝世的剑客抱着他已经逝去的比朋友更值得尊敬的仇敌,缓缓的扯开了领口。
胸口,是一个乌鞘剑的剑伤。
就在,和他怀中人剑伤,一模一样的地方。







『跪好』
再次道歉真的对不起我实在是找不到更好的句子了。。。
对不起大家『哭唧唧』

打着打着字就很想说一句,陆小鸡你才是得到七童的情意不自知的人!!!!你他丫的才是糟蹋七童情意的人!!!!

西叶真爱但是。。。我还是把城主戳死了。。。心好痛。。。